小说旗 - 同人小说 - GB匡扶汉室在线阅读 - 圆叽(小玩具外出,寸止,强制高潮)

圆叽(小玩具外出,寸止,强制高潮)

    “殿下,计划有变,我回去晚一些。”文丑的心纸君,生气的发出他的主人酥麻轻柔的声音,低沉性感。

    我没等他说完就挂断了他的心纸电话。能有什么变,无非就是他又遇到了极其讨厌的人,想把人头割掉……而这些讨厌的人,多半是些小有实力的士族。

    我扶额轻叹,想起颜良经常罚他军棍,有时跑来找我请求我不要怪罪于他。那些士族还有些用处,有些就这么被他悄悄灭门……

    本来今晚是想和他好好谈谈的,这么看来,他今晚是回不来了。我把那些绫罗绸缎与精巧机关放在他桌上,还放了一盒点心。想了想,还是什么话没留回到了自己的卧房。

    我以为文丑今晚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至少今晚不会。

    窸窣……窸窣……窗户被打开的声音。浓重的血腥味……还夹杂着酒味。

    我握住枕头下的短刀,浑身紧绷准备防御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文丑翻过窗户后就脚步虚浮的跌落在我的床榻上。手熟悉的抱在我的腰上,将还带着血腥气的头埋在我的肩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我被酒味血腥味熏得推了他一把,他立马抱的更紧,还解开自己的衣袍丢远,露出自己诱人的身躯。

    文丑这人疯起来也挺厉害,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要报复,也就颜良能治住他一些。我见他解衣服以为是受伤了,也顺着他的手检查。

    文丑像大型考拉一样整个人都趴在了我的身上,出任务穿的衣服已经被他扯完了,仅剩的一件衣服松垮,能看到若隐若现挺立的rutou,扭着劲度的腰肢在我身上乱蹭,醉眼迷离地抬头看我,因为喝的一塌糊涂有些大舌头,问我:“不cao我吗?”

    魅人心魄的美人打开自己的身体任人进入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摇摇头,不为所动地将这个今日莫名其妙喝醉的醉鬼按着,用干净的布沾着凉水把他擦干净,然后将他浑身赤裸地扔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洗干净的文丑身体美的惊心动魄,神色迷离,那张脸上挂着面具一般的假笑,粉色

    的驱体引人遐想,醉意朦胧间任人宰割又吸引人尽情犯罪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今天文丑怎么喝的烂醉,手刃仇家应该是哼着歌回来才对。我看着他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我,知道今晚就算有正事也谈不了。

    我趴在他旁边给他按压着头上的xue位,轻声道:“今天出任务累了吧,快睡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卑贱的人也能受到殿下这样的爱护,真是感激不尽。”文丑琥珀色的眼睛固执的看着我,但微笑的嘴里却吐露阴阳怪气的话。

    我手上动作不停,好笑的问:“那我们是正常的上下属关系吗?”

    文丑眼里瞬间亮起光芒,心跳的厉害,比今天收割几颗头颅时都要快,仿佛在期待我还能说出什么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很认真的说:“你真的好漂亮啊,就像……一朵妖冶的曼陀罗。”

    谁知文丑像是被气到一样,哼一声埋在我的肩窝,“知道就好!”声音闷闷的说完这句话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夜里,半梦半醒间,我听到耳边有人说话,声音低哑,压抑着不知多么浓烈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有无理取闹,我只是发现我好像又要被丢弃了,才想把所有搞砸,让你多注意我……”昏暗的烛火发出燃烧时轻微的噼啪声,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今天那个狗官,他想造反,骂我是殿下下贱的走狗,殿下是个废物亲王,很快就会被野狗啃食……我知道他还有用……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回应他。带着薄茧的手指挑逗他的后xue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,你都听到了?!”文丑身体一颤,

    后xue仅仅因为一根手指的揉弄就分泌出yin液,泥泞不堪,将我的手指打湿。

    文丑因为长相漂亮,从小时候就被不同的人不知用了什么药,如今被我开发出来的身体,一被我碰就敏感的很,加上今晚也想蓄意勾引,此刻正迷离着恳求我:“插进来……嗯哼、殿下……求你……啊~”

    不需要润滑,不用等他适应,手指直接进入软烂的xue内,就能让他爽到小声尖叫。情迷意乱的表情,那张绝美的脸上维持不住虚假的笑,反倒是泪珠挂在眼角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这么漂亮好用的文丑本王怎么会抛弃~”我将他揽进怀里,手指顺势抽出再迅速进去,搅弄出水声。另一只手揉捏他只有一层薄薄肌rou的胸脯。“你做的很对,他对亲王不敬,理应当斩。”

    “嗯啊~殿下……你只是说的话漂亮……嗯哼嗯……”文丑在我怀里颤抖,但是仍然毒舌。

    我一挑眉,增加到三根手指,熟练的找到他的敏感点按压,揉搓。文丑的xuerou紧紧咬住我的手指,不自觉的向后缩进我怀里躲避突然成倍增长的快感,修长的手指虚虚的握在我的手腕上,却并不阻挡。

    我的手指快去choucha在他的xue里,水声噗呲,爽的他无暇再回怼我,只知道喊着殿下殿下,发出甜腻的喘息,仅仅是在后xue里的三根手指,文丑便爽的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高潮到控制不住表情,艳红的一截小舌头伸出,满脸潮红,内心的控制欲大大满足。“文丑将军,我们来此试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高潮后的后xue还是空虚的厉害,xue口徒劳的收缩却没有什么可以吞的。文丑想起早年间那些贵族们的玩物是怎么做的,根据回忆他翘着屁股,跪趴在床上,肩膀抵在床上,双手扒开臀瓣,求我cao他。

    “殿下~想要……cao我嗯……”媚眼如丝,黛绿如海藻的长发被他拨到身侧不影响我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抚摸他脖子上的骇人伤口,手指却迅速将一颗缅铃放进他的后xue。

    这个缅铃是最近小乔新书里写的,我试着找了一些原理把他做了出来,里面有两颗电磁石,当两颗激烈碰撞时,便会产生微小电流。

    文丑今日不知道怎么了,哭着求我:“不要这个……不要,要殿下亲自cao……”

    我特地带了个绝缘的套子插进去,双手狠厉的掐住他劲瘦的腰,毫不费力的破开roudong挺进去。

    文丑这才发现那个缅铃的不对劲处。随着我的插入,缅铃被顶入xue里最深处,顶住结肠口开始放电,肠道内受到电击,缩的更厉害了。灭顶的快感从我顶进去开始就没有停下过。

    文丑被cao的神志不清,腰身像离水的鱼一样激烈弹动,想要摆脱这过分的刺激。“殿下、啊啊~这太呃啊太过了……啊啊哈啊……慢点慢点慢点,呃啊啊~好麻嗯啊……殿下、爽……好爽……哼嗯呃呃~不要、不要动了~”

    文丑被cao的涎水直流,挂在小巧的唇边,晶亮亮的。满面潮红的神态扭过头来看我,勾人的双眼却根本没有焦距,只知道无意识的扒开屁股主动迎合我的cao弄。

    好漂亮的大美人,这个表情好想画下来。我将文丑翻了个面,拿出另外一个电击缅铃用绳子缠绕在文丑的yinjing上。随着我的快速抽动,这个也开始放电,麻涨的感觉仿佛被串通,整个下体都无力控制。

    我的jiba一直在狠狠顶弄,结肠口处的小玩具也在兢兢业业的放电。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文丑像是一直在高潮一样,yinjing一直在一股一股的流出黏腻的液体。尽管他皱着眉眼神迷离的咬住下唇,也仍然泄出甜腻诱人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啊啊呃,要坏掉了嗯哼嗯嗯嗯~”说完这句话,便见文丑双眼翻白,浑身抖动,下面的yinjing马眼大张,黄白色稀稀拉拉的jingye伴随着尿液流出。

    他真的像被cao坏一样,身上一层薄汗,脸上表情空白,嘴巴微张,能看到里面的舌尖,身上全是他自己的爱液。

    随着我还在他xue内的顶弄,硬是将这次高潮延长成一分钟。

    “文丑将军?”我慢慢等他回神,将放电的缅铃摘下,又扣挖出后xue里的。文丑眼神终于聚焦在的脸上,我笑着看他,“好喜欢你,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殿下可一定要一直保护我……”文丑抱住我的腰,蹭着我的小腹,含住了我还未射的地方,吞咽,一次次强迫自己忍住干呕给我深喉。

    柔软的口腔包裹的我舒爽,更何况是这么一张伟大的脸埋在我的胯间。我抚摸着他的头,揪住他的头发,喘着气交代在他嘴里。

    我想让他吐出来,但文丑一偏头躲过我的触碰,盯着我咽下去了,还像是让我查验一样,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“快睡吧,明天你该起不来了。”我率先扯掉脏了的床单躺下,等待文丑钻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加群加群522515134。谢谢各位jiejie们观看。能帮忙投个票也好谢谢谢谢